425486001 发表于 2022-6-25 09:12:47

无数肉眼看不见的战力乃至天地元素

长长的睫毛抖动而下,慢慢的犹如窗帘一样收起,明慧的眸子,露出一抹冷然,凤一轻声道:
  “算了,事情已经发生,再说什么都没用。
  你一个强者,不懂我们小老百姓的难处;说起来,或许我还真得谢你一下。
  不过下次不用再这么好心了;像我这么偶尔好奇了一下,会给自己添很多麻烦,追悔莫及”。
  淡淡的添了一句,凤一不想再多说什么,没有实力,说什么都是空话,还不如省点力气。
  手腕传来淡淡的酸痛,凤一轻轻挣了一下;没有力量,她没有一点话语权,包括对自己的身体.
  非礼【10】
  萧玄眼眸危险的眯着,盯着凤一略显疲惫与冷漠的小脸,冷声道:“你意思我替你添麻烦了?”
  凤一轻笑摇头,不想和他多废话,淡淡地道:“放手,我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你想留着,想怎么样,我管不着。
  天色已晚,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还请注意一下你作为强者的体面,和我一个弱女子的声誉”。
  少有的疲惫和无力,甚至没有战力的无奈,都从凤一骨子里渗透出来,吓了她自己一跳!
  她一直都是个云淡风轻充满智慧和平坚强的女孩,从不曾在父母家人面前表露过,原来对于无力,她竟然也会疲惫
  这男人真可怕,快要让她无缘无故将祖宗十八代都交代出来了,凤一扫了萧玄一眼,眼底带着淡淡的戒慎。
  她,竟然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她竟然对他感到不耐;她一个小丫头,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盛怒转而为深邃,和淡然
  这份修养,着实惊人!
  萧玄好像着魔一样,不由自主的松了手,怔怔的望着直到面前的娇小的身影,慢慢变成虚幻
  凤一离开去隔壁休息,但那张精致的小脸,依旧挂着一抹冷笑,和倔强不时晃在他的眼前。
  真是个奇怪的丫头,莫名其妙!
  萧玄皱下眉,过了不久,就听着隔壁屋里传来均匀低沉的呼吸,很久都没有停顿;他亦盘腿坐下,但花了好长时间,才进入修炼状态。
  很快
  这间房子周围空间,很快就发出一阵无形的波动,无数肉眼看不见的战力乃至天地元素,飞快的涌入房间,最后被神秘的力量所指导吸入萧玄体内。
  在溪畔,大量的水元素甚至形成一条虚幻的玄龙,咆哮着又带点朝觐的味道,汇入这间房子
  求婚【1】
  清晨第一缕光线照进小巧的书房,幽暗中,有种静谧的芬芳。
  书房内,两面墙全是书架,一直通到顶;一侧有张小床,床上亦是半个书架;另一侧则是窗,光线从这里光顾这间小屋。
  所有的书架,都摆放着满满的书籍;竹皮纸散发出淡淡的清香,与兽墨的淡香融合,颇有一股清神静气的功效。
  据说有种比较高级的魔兽,用它的血配出来的兽墨,能帮助人更好的学习。
  小床上,一个恬静的女孩,眉头微微蹙着,睫毛扇动了二下,便缓缓睁开;有些迷茫的眨了一下,在屋里飞快的扫一眼,眉头一皱,再睁开时,便明白了。
  女孩利索的爬起来,将房间略作收拾,便走出去。
  经过正屋时,脚步停了一下,听得里面低沉到近乎不存在的呼吸,头略微侧了一下,便淡淡的转身,款步朝外行去。
  早上的修炼,凤一总喜欢在溪边进行。
  伴随着天色从朦胧到清明,望着星子与月亮落下,朝阳冉冉升起,总会有种,岁月如梭的感觉,特别容易让人静下心来。
  再听着溪水湍湍,静与动,自有上天在调和,总是那么恰到好处。
  今天,凤一一如既往的坐在大石头上,不过却有些心潮起伏,本来不过一件小事,好像小事不甘寂寞的自己就膨胀成了大事,然后再基因突变成麻烦事
  好像她父女二人都有这种本事,想起昨儿的事情,凤一忽然苦笑。
  父亲当年救了宋世友一下,最后演变成昨日今天的局面。
  不知道她这随手做的事,最后会怎样?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无数肉眼看不见的战力乃至天地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