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486001 发表于 2022-6-5 21:29:11

生怕江元俊给他的另一只眼睛再来一下

那是你们计划的不好。”江元俊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嘴道,“你们应该在只有二哥在这里的时候就过来,我二哥很废物的,如果按倒我大哥要两个人的话,按倒他只需要一个人就够……”
  江元俊突然闭了嘴,因为他注意到自家大哥正在用比刀子还利的眼神狠狠地剜他。大哥平时很少这样严厉地对他的!一定是因为被那些混蛋欺负了心情不好!江元俊领会到此,立即决定要给大哥报仇,于是凶神恶煞地对那几个家伙吼道:
  “说!你们都谁碰我大哥了?到底对我大哥做了什么?”
  江元睿:“……”
  众匪徒:“……”
  江元俊(扬起了拳头):“到底说不说?”
  “说,我说!”匪徒甲赶紧道,他之前就是被江元俊一拳轰倒的,到现在眼圈还青肿着,生怕江元俊给他的另一只眼睛再来一下,“我撕了你,你家大哥的一只袖子。”
  “我抓了他的腿,不过没有碰其它的地方!”匪徒乙也叫道。
  “我碰了一下胸口,但是因为是平的,就没有继续摸!”——匪徒丙。
  “我,我没亲他,我只啃到了头发!”匪徒丁赶紧跟着叫道,几人都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江元俊看看大哥凌乱的头发,破破烂烂的衣服还有脸上的几个牙印,不由得纠结了。这不是那些家伙干的,难道是他干的?屋里可没别人了啊。
  “真的不是我!”“不是我……”那帮家伙生怕江元俊的拳头再落到自己头上,争抢着推掇起来,“我看到他掰腿了”“扒裤子的是他,我什么也没干”“明明是他……”
  江元睿终于听不下去了,一脚踹了过去,几下子将那些家伙全都踢翻在地。角落里只剩下那个跑去骚扰江元俊,结果连小手都没碰到就被揍成猪头脸的家伙,此刻不由得带着一丝希冀道:“两位大兄弟,我可真的什么都没做,饶了我吧,我家里上有卧床的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埠的三岁小儿……”
  江元睿笑:“原来是这样啊,你也怪不容易的。”
  “是的是的,”那家伙赶紧用力点头,“所以您就高抬贵手,饶了我吧。”
  “你还是去地府跟阎王爷说这句话吧。”江元睿冷冷一笑,朝江元俊使了个眼色,后者便摩拳擦掌,大步走上前去。
  众匪徒顿时露出了绝望的神情。这一刻他们终于知道,原来之前看到木桩上那些深深浅浅的印痕,竟然真的是被面前这个俊俏的小家伙打出来的。
  他们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将老虎认成了无杀伤力的小猫。
  一顿拳打脚踢的声音过后,世界终于清静了。
  听了半天壁角的苏青青吁了口气。相信这回来这么一遭儿,那些家伙也不会有胆子再过来了。以前在都市里住惯了,窗外就是车水马龙,一般都没有什么大事。现在在小山村里什么都得小心。家里有必要加一条狗了,然后或许她也应该学一点基本的防身术。不晓得跟着江元俊天天打木桩会不会有效果。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生怕江元俊给他的另一只眼睛再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