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486001 发表于 2022-6-5 21:28:49

白天的时候他们就找机会来借过镐

明明是双胞胎的兄弟俩,江元俊跟老大走的极近,事事听从,却对元皓很不感冒,差别待遇未免太明显了些。不过想来,估计是因为江元睿对老三照顾得更多些,所以雏鸟情节在起作用。
  现在少了一个人,房屋分配就很合理了,一人一间。因为秀才君不在,那些村民也不再将孩子天天往这边赶了,由得他们自己一撒欢地出去玩,只有几个特别认真的孩子会悄悄跑来向苏青青请教。
  江元皓离开之后,还真有几个单身的汉子打起了苏青青的主意,要知道村里突然多了这么个年轻漂亮的小媳妇,谁不眼馋?平时因为自家相公就在这里,他们又与村长交好,一些人有贼心没贼胆罢了。这回她家相公走了,小娘子独守空闺,岂不寂寞得很?定然是需要男人抚慰的。
  江老大平时不怎么出屋,整天神神秘秘的,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而江元俊虽然每天没事就在外面打拳,但他长得高高瘦瘦,皮肤很白,模样又清俊漂亮,只看外面的话简直比他二哥还像小白脸。基本上除了真正遭过罪的德全兄弟一家外,别人谁也不信这个小家伙每天在外面打拳就是真有两下子,甚至有那癖好奇怪的,还想着干脆连那小家伙也一起收了好了,瞧那小模样长得,比小姑娘还漂亮,看了就让人心痒痒。
  于是商量之下,几个汉子挑了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用麻布蒙了脸,悄悄地潜入了江家。白天的时候他们就找机会来借过镐,知道那个小娘子住在最右边的一间房里,而那个小白脸则在中间的房屋。鉴于大家的性取向还都是比较正常的,同来的五个人中有四个都去了小娘子的房里,剩下一个则不愿意跟大家玩轮P,索性去了小白脸的房间里,打算一个人慢慢享用。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里以后,苏青青睡眠就一直浅得很,稍微有点儿动静就能惊醒。今天就是,她才合眼没多久,就听到外面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撬窗户,人数好像还不少的样子。不过撬的似乎不是她这边的窗户,苏青青便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自己从床上跳下来,抓起早就预备在枕下的菜刀做好准备,结果等了一会儿,那些家伙也没过来,看来全都进剩下的房间里去了,没过一会儿,就听响起了惨叫声。
  早早地就找了借口跟老大换了房间的苏青青偷偷地松了口气,同时暗自在心里跟其余两人说了句抱歉,钻进被窝里继续睡觉去了。
  即使是在睡梦里也能打人的江元俊自是不必说,三人中最惨的却是江元睿,因为傍晚苏青青突然找了他,说自己的房间有点冷,最近身体不舒服不能着凉,想要跟他换一下。江元睿也没多想便跟她换了房间。结果才刚入夜没多久,窗外竟然一下子跳进来四个该死的家伙,上来就把他给按底下了,身上给一顿乱摸,衣服都差点儿被扒光!
  江元睿简直要气炸了肺,他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那个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作者有话要说:下午还有一更
  ☆、第二十章
  生气归生气,大半夜的,他也不好就这么摸进人家姑娘的房间里去,只得忍着气换了身衣服,让老三把那些家伙全都用麻绳捆起来,在墙角堆成一团。
  江元俊本来跃跃欲试想要给他们来点拷问,结果都没等上鞭子呢,那几个家伙就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全招供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特别值得审问的,无非是他们早就盯上了江家的小娘子,一直想来尝尝鲜,只不过因为江元皓在这里,一直没敢有动作。好不容易见那江家相公走了,结果没想到还有两个更厉害的守在这里。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白天的时候他们就找机会来借过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