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0688 发表于 2022-5-18 09:59:37

王树生还是有种汗如雨下的感觉

何小乔这么一说,他额头上冷汗立刻就下来了。
    本想立刻找借口离开,但黄媒婆就在旁边热切的看着他,再加上被何小乔拿眼轻蔑的一瞥,王树生当场被激得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中,梗着脖子尖声叫道,“对对子就对对子,这种……这种事,怎么可能难得倒本夫子!”
    “那你可听好了,”见王树生落套,何小乔笑得分外灿烂,“上联是,山羊上山,山碰山羊角——王夫子,该你了。”
    “这……”虽然早知道对对子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被何小乔这么一问,王树生还是有种汗如雨下的感觉,“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答不出来是吗?要不要我告诉你下联?”
    “你说,下联是什么?”王树生就不信一个女人能厉害到哪里去,当下理直气壮的等着看她笑话。
    江封昊简直要对王树生摇头叹息,既然何小乔敢挑战他,那就说明她有十足把握,这个时候又怎会没有准备下联?
    “下联就是:水牛下水,水没水牛腰。”
    “哎呀,原来这就是对对子,”旁听的黄媒婆用力一拍手,满脸喜色的说道,“还真有咱们乡下人的生活味儿。”
    王树生虽然也是一脸的恍然大悟,但嘴里却不甘心的嚷道,“这有什么,都是些乡下东西。本夫子长年读圣贤书,哪里会知道这些个事情?”
    “行。既然王夫子饱读诗书,那我们就来对点跟‘学问’有关的。”何小乔这下倒是不炸毛了,往后坐到凳子上,语调轻松的接过话,“听好了,这次的上联是:一乡二里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艺,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胆。”
    黄媒婆是完全听不懂,王树生则是张大嘴巴,当场就懵了。
    “怎么样?王夫子,你的下联呢?”
    江封昊满含兴味的看着何小乔痛打落水狗,原本只是单纯的想报一饭之恩,现在才是真正的起了想要将她留在身边的心思。
    一个自小生活在山里的村姑,却似乎懂得很多连他都未曾听闻的事情——真是有趣,太有趣了。虽然知道何小乔是在借着上联讽刺他,但王树生最终没能把下联对出来,只好灰溜溜的自个跑了,也没想过要反过来考验何小乔。[更、新、最、快、的、小、说、网]
    至于黄媒婆,她见正主儿都走,自己留下来也没意思。勉强坐了一会儿,将何小乔全身夸了个遍,又热情的把江封昊祖宗十八代盘问清楚,之后便喜滋滋的回到村里宣扬今天见到的‘大事儿’去了。
    送走黄媒婆,何小乔刚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回厨房继续腌制腊肉,一转头却发现江封昊就站在回廊下,一手抱胸,一手摩挲下巴兴致勃勃的看着她。
    “娘子,刚才那个对子的下联是什么?”
    何小乔眯着眼看他,“你怎么知道我有下联?”
    江封昊不答反问,“难道娘子没有?”
    “嘿嘿,当然有。”狠狠的奚落了王树生一顿,何小乔本就心情大好。江封昊这么一问,更是让她找到了得瑟的理由,“下联就是:十室九贫,凑得八两七钱六分五毫四厘,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
    “十室九贫,凑得八两七钱六分五毫四厘,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江封昊低声重复了一遍,蓦地大笑起来,“绝,绝!太绝了!”
    “那是自然。”
    感谢cxtv,感谢芒果台,感谢《还猪公主》,感谢星爷,让她很是风骚了一把。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见何小乔走进厨房,江封昊立刻跟了过去,状似无意的问道,“娘子似乎很讨厌那个廋皮猴?”
    “谁?”何小乔打了水洗干净双手,抬头看了江封昊一眼,随即反应过来,“哦,你是说那个姓王的土鳖是吧?”
    江封昊挑了挑眉,何小乔却再没看他,只是自顾自说了起来,“拜托!那种人谁能喜欢得起来?长得猥琐也就算了,内里更是彻头彻尾的人渣。没知识也就算了,他居然还以体罚学生为乐,我是看到他就来气。”
    何小乔说着,拿起案板上的菜刀‘咄’一下砍到已经褪毛洗净的兔肉上,又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我这个人比较直白。喜欢的人怎么看都是喜欢,除非那个人真的做出了天理难容的事,不然我还是会喜欢到底。同理可鉴,讨厌一个人的时候我也会非常用力的讨厌,甚至会讨厌到恨不能将其人道毁灭,让他永世不能出现在我面前。”免得影响市容还污染空气。
    江封昊沉默许久,仔细的回想了下两人相处的情况,在一通精密的分析之后,胸有成竹的笑了,“娘子你果然是喜欢为夫的!”
    “我最近耳朵有点不好使,”何小乔扭过头朝他微微一笑,随即慢吞吞的举起了手里寒芒四射的菜刀晃了晃,“你刚说什么了,嗯?”
    江封昊嗖的一下蹿了个没影,空气里只剩下一把声音在回荡,“娘子天气不错为夫去抓两条鱼下饭等我回来就这样了回见。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王树生还是有种汗如雨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