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0688 发表于 2022-5-13 11:31:49

你们给我使出吃奶的力气狠狠的砸

宋初云一关好铺子就迫不及待的把钱盒子拿了出来,倒在桌上把今天赚的银子仔细清点了一遍,统计出今日卖糕点得的钱比昨日多了些、差不多有一百两左右。再加上客人们预先留下来的银两,今日一共收入了将近两百两白银,这可是一笔不菲的数目。
  宋初云小心翼翼的把辛苦赚来的银子放进一个大荷包袋里,扎紧了袋口后命秋莲把它拿到后院锁进柜子里,收好了银子主仆二人有说有笑的边收拾铺子边憧憬以后的日子。
  “秋莲,没想到咱铺子的生意比我们意料中的还要好上许多!若咱铺子的生意天天都能如此红火,那以后咱就不用愁吃不饱穿不暖了!”
  秋莲也是发自内心的替宋初云感到高兴,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甜甜的接上宋初云的话:“可不是嘛!这样下去小姐您很快就可以把这院子和铺子一并买下来,只要铺子的生意天天都这般好,那咱以后的日子定会过得红红火火、不会比在宋府里差!”
  “秋莲你这话就不对了,咱自个儿出来过日子怎么说也比在宋府里过得舒心惬意,自个儿赚钱养活自个儿才是正理儿!花自个儿的钱才不用看别人的脸色!”
  “小姐说得极是,才短短两天您就赚了快三百两银子、真叫人羡慕!”
  宋初云闻言莞尔一笑,这生意能做得如此顺利秋莲可以说是功不可没,这赚了钱了宋初云怎么能不感谢一直不离不弃的陪伴在她身旁的大功臣呢?
  宋初云停下了手上的活计,真心诚意的说道:“小莲子你不必羡慕我,这铺子能开起来你可是功不可没,回头我会每月都额外算些利钱给你,你拿着那些利钱让大叔大娘的日子过得舒坦些吧!”
  “小姐,这怎么可以呢?秋莲本就每月都从您那儿得了月钱,怎么还能再拿铺子里的利钱呢?这可万万使不得啊!”
  “我说给你就拿着,再扭扭捏捏的推辞小姐我可不高兴了!若是没有你的收留,我和姨娘早就冻死、饿死在街头了!”
  “小姐,您待秋莲真好!”
  秋莲听了一脸感动、言语间也带着些许梗咽,这本是个美好洋溢着真情的画面,但这副画面却被门口突然传来的一声刺耳巨响给打断了……
  主仆二人循声望去,发现摆在最靠近门口的桌椅已被人狠狠踢翻在地,而门口也已站了一群手持木棍、身上做家丁打扮的小厮,正是其中一人伸脚踢翻了桌椅!
  宋初云还没来得及质问突然闯进自家铺子的那群人,一个她无比熟悉的尖酸刻薄女声倏然在铺子里响起:“谁让你们来踢桌椅了?我是让你们来砸不是让你们来踢的!你们几个还傻愣着做什么?给我狠狠的把这铺子里的所有东西都砸了!”
  那几个手持木棍的小厮闻言立刻四处散开蹿进铺子里,见着什么就使劲的砸什么、什么都不放过,顿时整个铺子里只剩下一片桌椅碎裂声和碗碟破碎声,而吩咐小厮们砸店的人正是前几日在宋初云这儿吃了亏的宋夫人!
  宋初云见这阵势便知道这次宋夫人是专门来找茬的,但此时宋初云却顾不上同她理论,第一时间就和秋香一起上前企图拦下那些凶神恶煞的家丁、保住自个儿辛辛苦苦开起来的小店,而本来在后院劈柴的阿恒听见前头铺子弄出的巨大声响,也拎着劈柴刀冲出来帮忙……
  宋初云边费力的拦截那些宋家家丁,边冲着宋夫人怒声质问道:“宋夫人,你光天化日之下带着一帮人闯入我的铺子,就不怕我到衙门里告你擅闯民宅吗?!你的眼中还有没有王法?!”
  “告我擅闯民宅?王法?!哈哈哈……”
  宋夫人先是冷笑了几声,随即一脸凶狠的冲着那些家丁厉声喝道:“你们给我使出吃奶的力气狠狠的砸!要是让我看到这铺子里剩下什么完整的物件儿,那你们就等着回去被我扒一层皮!”
  宋夫人一撂下狠话宋府的家丁无一不砸得更加起劲,连那装糕点的小碗筷他们都没有放过,铺子里不一会就被砸得一片狼藉!
  从谈租金到打扫装扮铺子,宋初云都花费了许多心血,这铺子里的一切更是她自个儿一点一点的装饰起来的,每一个地方都融入了她浓浓的期望与热情……眼看着铺子顷刻间就被砸成了一片废墟,宋初云的心也像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
  难道这天底下真的没有王法了不成?!
  宋初云重重的抹去溢出眼角的泪花,一脸悲愤的冲阿恒喊道:“阿恒你腿快,快推开他们跑去衙门报官,让官老爷老受伤这群目无王法的恶棍!”
  宋夫人闻言不但不怕,反倒刻意让开了一条道、阴阳怪气的嘲讽道:“报官?我就是让出一条道儿让你去报官那又如何?你这是在吓唬谁呢?我砸我自家的铺子官老爷他管得着吗?”
  秋莲快言快语的反驳道:“你胡说!这明明是小姐用自个儿赚来的银子开起来的铺子,怎么变成你家的铺子了?”
  宋夫人有恃无恐的逼问道:“小姐?她是哪家小姐?她还不是我宋家的小姐!”
  “哼!宋初云既身为我宋家的二小姐,那不但她人归我宋家管、她的铺子也得归我宋家管!我宋家的铺子我爱砸就砸,就算是官老爷来了他也奈何不了我!”
  宋初云的性子怎能容忍宋夫人如此强词夺理,当下就恶狠狠的回骂道:“我呸,是你把我赶出宋家大门的,眼下你还有脸说我是宋家的二小姐?你的脸皮可还真厚!”
  “哎哟,我们宋家二小姐的嘴嘴还挺硬的嘛!”
  宋夫人早就料到宋初云不会就此屈服,挥手让丫鬟给她搬了条还算完好的板凳,坐下后不紧不慢的说道:“是我把你赶出宋家大门的没错,不过你的名份可还没从族里除去,也就是说,就算是我把你赶出了家门、但你也还得归我这个嫡母管!”
  “所以无论你心里再怎么不乐意,你也还是我宋家的二小姐!无论你走到哪儿也还是得乖乖的喊我一声‘母亲’,除非你嫁人了———否则你就算死了也是我宋家的鬼!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你们给我使出吃奶的力气狠狠的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