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0688 发表于 2022-5-12 23:33:54

穿了一身浅灰色休闲装准备遛弯

然后,是荣择,“妈,昨晚厉少在哪睡的?不是说好住我房间吗?”
  “他没在你房间?”顾新竹吃惊,“那在哪?”
  霍少弦的嗓音明显沉落,“昨晚,厉景呈留宿在这了?”
  “是啊,他醉得不省人事。”
  “浅小二,你给我开门!”霍少弦猛地捶向门板,荣浅杵在房中央,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他和厉景呈碰上。
  “少,少弦,你先回去吧,我还没起床呢。”
  她却不知,越是躲避,就越显得有鬼。
  霍少弦抑制不住愤怒,“开门!”
  荣安深也从房里出来,“怎么了?”
  顾新竹站在一旁,“少弦,你别多想,难道你以为厉景呈在浅浅房间?”
  霍少弦这才想起,他是有荣浅房间钥匙的。
  门口传来的开锁声令荣浅全身如坠冰窟,她想也不想地冲过去顶住门板,“霍少弦,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厉景呈嘴角飘了抹似有似无的笑。
  门陡然被推开,荣浅趔趄着倒退两三步,霍少弦手里还拿着给她买的西树泡芙,他将袋子往地上一丢,冲过去就要打。
  “住手!”荣安深及时喝住,“谁都不许把事情闹大!”
  荣浅着急解释,“我们没做什么事,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在我房间。”
  顾新竹赶忙安慰荣安深,“你别急,当心血压又上去,”她调过头冲厉景呈道,“你是自己进了浅浅的房间吧?”
  “不可能!”荣浅立马反驳,“我房门是锁上的。”
  霍少弦一听,越发火冒三丈,到了这时候她居然还在为厉景呈说话!

  ☆、14争吵

  “把昨天的佣人喊上来问问就行了。”荣择语气不轻不重地插句话。
  “对对对。”顾新竹忙跑到走廊上,隔着老远都能听到她喊人的声音。
  佣人很快过来,顾新竹挡着没让她进屋,“昨晚你把厉少送到了哪个房间?”
  “是少爷的房间,夫人,您为什么这样问?”
  “确定没走错?”
  “夫人,我天天收拾还能认错吗?”
  顾新竹挥挥手,“去忙吧。”
  “是。”
  霍少弦阴沉着一张脸,荣浅却知道这不是事情的真相,“我睡觉时明明反锁的,没有钥匙肯定进不来。”她目光扫向顾新竹。
  顾新竹脸色难掩诧异,“你怀疑我?”
  荣安深摇摇头,“不会,你妈本来是不想让他留夜的。”
  “那问题到底出在了哪?”荣浅觉得委屈,忍不住吼道。
  霍少弦贴紧裤沿的手不由握成拳,“你真的不知道吗?他对你有所图,你说,他昨晚是不是在你房间过夜的?”
  厉景呈适时出面,他站到荣浅身侧,“昨晚的事肯定有误会,但我们都喝了酒,脑子也不清楚,更没做什么出格的事。”
  他这句话,听在霍少弦耳中却没那么清白。
  他眸光落向荣浅颈间,白皙肤色上的青紫吻痕若隐若现,霍少弦挑起抹浓烈的嘲讽,“好一个没有出格!”长腿往后退了两步,走出去时身影如风,众人面面相觑,只看到荣浅红了眼眶。
  这件事好歹被压住没传出荣家。
  事后,厉景呈专门带了礼物登门造访。
  荣安深看他气质高贵,再说当晚也是自己让厉景呈留夜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荣浅醉得连自己都忘记了究竟有没有锁门。
  这些天,荣浅上课也没好好上,下午都翘课了去等霍少弦。
  公司前台永远是那么一句话,“对不起,没有预约不能上去。”
  “我是荣浅也不行吗?”
  以往,这都是她的特权。
  这次,前台却面带愧疚,“不行。”
  回到荣家,荣安深见宝贝女儿这样,心疼的要命,“还没见到他?”
  “嗯。”荣浅低声应答。
  荣安深啪地拍了下茶几后起身,“臭小子,反了他了,看他下次再来我让不让他进这个门,非剥掉他的皮不可!”
  “你剥了他的皮我怎么办?”
  “瞧你那点出息!他要再和你闹腾,我就把你嫁给别人。”荣安深气得直喘。
  荣浅知道荣安深心疼他,她不想和他吵,转身上了楼。
  而关于霍少弦越来越多的消息,荣浅都是从新闻上得来的,他流连夜所,被拍到的照片也都有美人相伴,他本来就爱玩,以前有荣浅管着,还知道到家要跟她报备行踪,这下好了,完全成了放养的野豹子。
  荣浅守了两天,总算在霍少弦的别墅门口将他堵住。
  这天,他没去公司,也没开车,穿了一身浅灰色休闲装准备遛弯。
  荣浅挡到他跟前,“霍少弦。”
  他居高临下盯着她,“什么事?”
  “是不是我怎么跟你解释,你都不会相信我?”
  “我让你离他远点的话,你听进去了么?”霍少弦反问。
  “我跟厉景呈真没什么事!”
  “霍少,”不远处,扬起道女声,荣浅看到一名同样穿了休闲装的女人走来,“可以出发了吗?昨晚可说好的,要看看谁先跑到那座山峰。”
  荣浅哪受得了这样,“没见我们正说话吗?”
  霍少弦却冲对方道,“走吧。”
  她伸手拉住霍少弦的手臂,“玩得还不够是不是?身边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你和她们上了吗?霍少弦,你既然只是表面上玩玩,你骗得了谁?”
  女人闻言,耸了耸肩,“霍少,我在对面等你。”
  说完,径自走了过去。
  霍少弦挣开手,“荣浅,你就真这么想当然?”
  荣浅哑了嗓音,眼圈微红,晨风拂过她的脸颊,带着一抹冷冽,“我有时候想,你要是也有了别的女人,我们之间会不会反而变得更好?我就不用那么愧疚,你的心里也不用始终藏着根针。如果我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我们能不能一起把以前的事情忘了?我们只拥有彼此的第二次好不好?那样的话,再多裂缝再多是非你都不会看见,你会相信我……”
  这些话,是她藏了很久很久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穿了一身浅灰色休闲装准备遛弯